如·初

挥挥手,说声后会可能无期。但是还是要说一声,遇见你们真好,谢谢你们。

【Spideypool】灵魂互换


……终极动画贱虫?可能?

‌我写的好像都差不多

‌我知道这个设定蛮俗套的但是我就是想写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次文风挺鬼畜的啊哈哈哈哈哈


Wade在刚起床的时候还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他迷迷糊糊的从床上滚下来,晃晃悠悠的走向洗手间。握住门把手,他感觉他能感受到门把手上的纹路,以及他能听到楼下炒勺炒菜的声音,他却还没意识到往常一直只有他一个人。


进了洗手间,腹部突然刺痛了一下,好像又被什么拌了一下,Wade一个不稳,他慌忙抓住水龙头,结果直接把水龙头拔了下来。


他的头,或是神经突然刺痛了一下,冰凉的水喷在他的脸上,他吓了一跳,清醒了一些,胡乱把水龙头直接强硬的倒插回去,又不小心把毛巾架直接从墙上拆了下来。


“What the——”Wade猛的闭上嘴,这根本不是他的声音!他踉踉跄跄的爬起来,看着被水淋湿的镜子——这@&#*是发生了啥?这不是他!


棕色的细发和同样是棕色的眼睛,虽说不帅气却很清新的脸……Wade目瞪口呆的盯着镜子,狠狠掐了一下自己,没疼的跳起来。天!这是真的!这到底是什么鬼!他抓狂的揪着自己的头发。


Wade像是想起什么了似的,他低下头。红蓝的制服被随便扔在地上。


不会吧。


Wade撩起上衣,纱布随意的缠在腹部,随着他的动作稍稍渗出一点血液。


Wade想起来昨天晚上他和Spider Man一起打一个叫Hypnotist*的坏蛋,他长着三只眼睛,真的巨像中国神话里的二郎神,不过就是丑了好多。他和Spider Man都看了他的那只眼睛,然后感觉头很晕,Spider Man就受伤了。Hypnotist逃跑了,Spider Man拒绝了让Wade把他送回家,自己回去了。Wade又看了一眼红蓝色的制服。



所以,Wade·Wilson AKA Deadpool,在Spider Man身体里。Wade默默的想,所以他的Spidey在他身体里……希望Spider Man不要被他那个猪窝吓到。



“Peter?我好像听见水声?你起来了吗?怎么了?”楼下传来一位妇女慈祥和蔼的声音。



Peter?那是他的名字?还真普通。说实话,Wade以为Spider Man会再大一些,名字再高大上一些,但他看起来就像一个普通的学生。


“哥——我我我没事!”差点说漏嘴,Wade急忙改了口。“那就快下来吃饭!你一会儿还要上学!”


还真是个学生!Wade受不了去那个监狱一样的学校,他本来就不喜欢那个地方。看来楼下的那个人不知道Peter受伤了……干脆扯个谎好了。


Wade回了屋,把蜘蛛制服塞在床下,自己爬上床。说真的,没了自愈因子还真是不习惯,断断续续的钝痛让他有些烦躁。他的头脑里一片寂静,他都有点想念Mad hatter*了。


门“吱呀”的开了。Aunt May走进来,关切的看着“Peter”。“怎么了?怎么没起来?”“额——哥——我是说我头很疼,能不能今天先请个假?”Wade不敢去看Aunt May的眼睛。“很严重吗?用不用我和你去医院看看?那我就不去登山活动了。”她有点着急了。“不——没关系,可能我休息一天就好了,你去吧,不用担心,有事——我就会给你打电话的。”Wade干巴巴的说。


Aunt May不太放心的说道,“你真的没问题吗?”“肯定没问题,你快去吧。”


我根本没啥——我脑袋不疼,当然没啥问题。


门“咔嗒”关上了。


Spidey!哥凭着哥的聪明才智给你请了一天假!Wade有点沾沾自喜的想到。


但,说实在的,没有自愈因子的身体真的很累,他现在又困了。Wade满足的窝在Peter的床上,拉上被子,陷入了睡眠。


简直是天堂。Wade想到。



如果Wade那边算天堂的话,Peter那边可以说是地狱了。



Peter“呼”的从那个几乎算不上床的地方坐起来。“怎么回事?我家怎么像被炸过似的……”Peter嘟囔道。
(啥?这儿本来就长这样啊。)
“是吗,我怎么不——”


等等。


这明明只有他一个人。


那刚才又是谁在说话?


(哈?别装傻了,我在你脑子里,我知道你在想啥。)


Peter沉默了三秒,嗷的蹿上墙,又直接掉了下来摔到垃圾堆里。


“这是发生了什——”Peter盯着一地的垃圾,和墙上混乱的血迹,以及几本杂志,他只瞄了一眼,就猛的转过头,不敢去看。这里简直就是凶杀现场。


为什么我没有蜘蛛能力了?Peter低头看了看自己,差不点又蹦了起来。Deadpool的制服!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猛蹿起来,向看起来洗手间的地方走过去。


拜托,这是梦,这不是真的!!


(我说你今天是怎么了?玩cosplay也应该消停一会儿了吧?)


“不不不——你是谁?”Peter胡乱擦擦布满血迹的镜子。


Deadpool的面罩。


他颤巍巍的想把面罩揭下来。


(等等——你不是他,他会反驳我——他几乎不摘下面罩——因为他讨厌他那张脸——等等等等,你是谁?)


“我是Spider Man……老天!我为什么会在Deadpool身体里……!!Hypnotist!!”
(这名听着好熟悉——二郎神?!!所以你真的是——老天!!你是Spider Man!!这简直酷毙了!)
“不不不——这一点也不好!”Peter抓狂的叫到。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Mad hatter,在Deadpool脑子里,现在也就是在你脑子里。)
“我不想知道你叫什么——所以Deadpool有时候是在和你说话?”
(Bingo!)
“这真的好奇怪——但我应该把它作为重点吗?”Peter说着,又想去拽他的面罩。
(嘿嘿嘿!你真的想那么做?你得做好心理准备,用不用先去找个呕吐袋?)
“我想还是不了——噢……”Peter瞪着眼睛看着镜子里他的脸,Deadpool的脸。他沉默了。


Deadpool曾经说过他带面罩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别人。他那时还不相信……但是……他看见了,他的脸。


(我早就让你做好心理准备了。他全身都这样。)
“他得是多痛苦啊……”Peter喃喃道。
(他经历的多了去了,不用担心,他总能挺过来的,反正他死不了。)
“……”Peter没说话。
(额……所以我们现在怎么办?)
“我们得去找Wade……”Peter头疼的说道。


他在Deadpool的屋子里,他感受到他的内心,他发现了一个不一样的Deadpool一个不一样的Wade·Wilson。


Peter勉强找到套还算的上干净的制服,拿着他的两把刀,看着被扔在地上的两把枪,想了想还是没有拿着它们。他小心的推开门,走了出去。


希望Wade没搞什么乱子。



——————分割线——————



这里离皇后区还真是不近。Peter想了想,费力的爬上自家的二楼窗户。看着还蒙着被睡觉的“自己”,他无奈的敲敲窗户。


被子里的“自己”蠕动了几下,发出一声模糊的音调。
“家里没人!”
(我就知道。)
“Wade,起来,别闹了。”Peter无奈的说道,他又敲敲窗户。“我可不希望把我家的窗户玻璃打破再进去。你应该上学而不是窝在床上做梦。”


Wade从床上翻起来,摸摸头,伸了个懒腰。望向窗外。


“Deadpool”蹲在窗台外,抱着肩膀看着他。


我把Spider Man关窗外了。


作死啊我。


Wade跳下床,开了窗户,Peter跳了进来。
“我应该把窗户再改大一些。”他嘟囔道。
“所以你是允许我以后经常来喽?”


“……”Peter看着他,没说话。


Wade后悔了,他不应该这么说的,谁能自由出入Spider Man的家呢?


“我可以考虑考虑。”Peter说道,看着“自己”一脸的惊喜。“真的?”但当他看见“自己”脸上闪过的一丝猥琐之后,他后悔了。


“你怎么没替我去上学?”Peter换了个话题,问道。“我不去监狱!学校就是监狱——”Wade抗议道。


咕噜。


Wade的肚子叫了。


两人陷入了迷之沉默。


“我想Aunt May应该做了吃的吧……我昨天晚上没吃饭。”Peter看着一脸尴尬的Wade,说道。“好好好的,Petey。”Wade向楼下跑去。


有什么不对劲。他刚才叫我啥?


“等等——Wade!你知道了?”Peter跑到楼下看着正在狼吞虎咽的Wade。
“你那个漂亮的婶婶那么叫——我的。放心,我一定会保护超凡好朋友的秘密的。我还让她跟学校请了假。我说我头疼,你肚子上有个伤口,反正都是疼,差不多,我就那么说了。”Wade含糊不清的说道,“你婶婶的手艺还挺不错。”


Peter耐心的等Wade吃完饭,他刷了碗,看着正在四处望的Wade。“我们得换回来。”Wade停下张望,“Hmm……可以等一会吗?我想体验一下当——Spider Man的感觉。”他有点不敢去看Peter。
(他只是想体验一下当一个正常人的感觉,没人歧视他——之类的。)
“你怎么会知道?”
(我在他脑子里好长时间了,我怎么会不了解他?)

“Mad hatter再和你说话吗?”Wade问道,“他说了什么?”

“……没什么,你可以以我的身份呆上一天,晚上我们去找Hypnotist。”Peter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不要搞乱子。”他想了一下又补充道。
“……真的?”
“真的。”
“真的?”
“真的。”
“真的?你保证?”
“我保证。”
“你真的保证你保证?”
“……你再说下去我要反悔了,Wade。”Peter扶着额头说道。
“你太好了,Petey。”
“别那么叫我。”
“……sweet?honey?”
“……算了。”


Peter看着兴冲冲跑出门的Wade,喊了一句“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Peter只是个学生,Spider Man才是个超级英雄!”
他躺在沙发上。
(你真的就让他这么出去了?)
“……对。”
(你不怕他犯什么事?)
“可能吧,但是没关系,就当是放松他这么一天好了……就算他真的做错什么了,我也会去纠正他的……可能吧。”Peter嘟囔道。



——————分割线——————


Wade感觉简直是他人生中最快乐的一天。没有别人奇怪的目光,没有别人的指指点点,他可以正常的过一整天。“这简直酷毙了。”Wade兴奋的说道,他感觉傍晚的阳光像清晨一样让他充满活力。


几个街区外突然爆发出尖叫声。
“哇哦!超级英雄的经典桥段!”Wade跑进一个胡同,换上蜘蛛制服。冲了出去。“你们的纽约好邻居来了!!”他喊到,向事发地跑过去。


当Peter赶到现场,Hypnotist正驱使着民众从银行里拿钱,Wade被自己的蛛丝捆的像个蚕宝宝一样在地上挣扎。他感觉让Wade出来真是个巨大的错误。

这应该就是崩溃的感觉吧。

Peter把Wade从地上拎起来,Wade“唔唔哼哼”的对他说了什么,他也听不懂。他用Wade的刀不太娴熟的切开蛛丝,Wade用一种委屈的声音说道,“我用不惯你的蛛丝——”Peter翻了个白眼,他懒得说Wade了。他指指Hypnotist,Wade会意的点点头。

“呵呵,Spider Man,Deadpool,你们互换身体的感觉怎么样?”Hypnotist冷笑着说道。“等我把你倒挂在桥上你就知道了。”Peter说道,把刀扔给Wade,Wade也把蛛网发射器扔给他。“别杀人。”他叮嘱道。Wade比了个“OK”的手势。


懵逼的Hypnotist懵逼的被Wade和Peter抓住了,懵逼的被倒吊在路灯上。


“现在把我们——”Peter突然看了Wade一眼,他垂下头,最后还是点点头。“——换回来。”Peter皱皱眉,说道。


他们回到了各自的身体。


——15分钟后,楼顶

“还是自己的身体好。”Wade讪笑一声,说道。
(拉倒吧。)
“Wade,别骗你自己。”Peter说道,“你只是想有个正常的生活,我知道的。”
“……我没有。”
(别骗人了。)
“……是Mad hatter告诉你的吗?”
“一部分吧,我看到了——”
“你看见我的脸了?!”Wade蹭的站起来,不自然的绞着手。
“是的……”Peter站起来,“Mad hatter告诉我一些关于你的事……你为什么要和我隐瞒?”
“……”佣兵沉默了。
“额……其实你要是不想说我就不——”
“哥怕失去你。”
“……什么?”
“哥身边有什么好的东西,只要哥想和他们说一些什么,他们就会离开,哥不想再……”Wade移开了目光。
“……Wade。”Peter轻声说道,Wade转过来看着他。
“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真的?”
“这个问题无论你问多少遍我都不会反悔的。”
“……”
“别担心,”Peter抱住Wade,“你不会是一个人。”佣兵在Peter刚抱住他的时候僵住了,他小心的抱住Peter,不愿意松开。



“谢谢你,Peter。”
“不客气,Wade。”




END

‌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好想笑啊


*催眠师,动画版终极蜘蛛侠的一个反派,能控制人的思想,转换两个人的灵魂。
*疯帽子,就是贱贱的白色框框,可以去死侍2013年刊里看一下他们的起源。

评论(6)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