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初

挥挥手,说声后会可能无期。但是还是要说一声,遇见你们真好,谢谢你们。

【Spideypool】Double Life(接6)




刚刚落了这么一丢丢……补上😂





Peter在半夜猛睁开眼睛。

Deadpool快把他压到窒息了。他费力的把自己被压的发麻的胳膊从Deadpool身体底下抽出来。辐射蜘蛛给他增强的感官让他闻到了……血液的味道。

Peter没有开灯,在黑暗中向血腥味的来源——洗手间摸去。

小心的拧开门把手,Peter着实被吓了一跳。深红的几乎发黑的血在地上缓慢的流动,粽黑色得血痂凝结在地上,月光的映衬下,整个洗手间显得十分恐怖血腥。

Peter忍着血液的腥气,把Deadpool皱皱巴巴的制服用手捏起来。天,他是用血洗的衣服吗?!他抿抿嘴唇,正常人如果损失了这么多血的话早就——他没再想下去。

回头望了一眼还在梦乡遨游的Deadpool,Peter叹了口气,脱下手套,拧开水龙头,开始清洗佣兵的制服。伴着水声,他的脑子里乱糟糟的,思绪万千,又像乱麻一样无法找到源头。他对雇佣兵这个职业嗤之以鼻——有的时候他甚至比讨厌反派更反感这些“不伦不类的英雄”。Deadpool在雇佣兵的职业里可以说是如鱼得水,完全符合“一切以金钱为上,雇主就是上帝”的工作观念,以及“能力越大,越不负责”的人生信条。

Deadpool的一切几乎都和他截然不同,无论是人生观还是价值观,还是生活的方式。他们的生活为什么会交叉?他们的关系……究竟是怎样的?对彼此的态度又是什么样的呢?Peter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想,但他脑子里有太多的问题,无从解决。

从床头柜里翻出针线,Peter坐在床边,耐心的帮着Deadpool缝补着制服。佣兵的制服上还是弥漫着淡淡的血气,已及墨西哥卷饼的味道,两种相差很远的味道融合在一起却没有那么不妥。

Peter此时却如此的平静。他没再想什么,只是将针头插进衣服的缝隙,连着线再慢慢穿出来,一次一次的重复着这个动作。

困意再一次袭来,他甚至没有躺下,放下手里的针线和已经缝好的制服,就慢慢垂下头,闭上了眼睛。


所以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摊手】我的错【哭】

评论(6)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