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初

挥挥手,说声后会可能无期。但是还是要说一声,遇见你们真好,谢谢你们。

【Spideypool】一个普通的晚上

emmmmmm……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系列






一个普通的晚上。

Deadpool瘫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的胡乱调着电视的节目,不时啃两口墨西哥卷。

【真的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无聊啊……】

(现在差不多是半夜11点了吧……)

【我们是不是该考虑去梦乡遨游一会儿了?】

Deadpool看了一眼安全屋外漆黑冷清的大街,撇撇嘴,关了电视,进了卧室,差点被地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绊倒。

【天呐。】

(受不了了。)

“你们真是够了,怎么100个事。”Deadpool咒骂一声,把那些东西堆到墙角,往床上一扑,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咂咂嘴,闭上眼睛。


“我真想梦到Petey。”

“他现在应该还在拯救无辜的民众~超级英雄!大道理!balabala……我不喜欢那些道理,但我喜欢听他说话。”

“我想统治一个全都是Spider Man的王国。”

Deadpool又胡乱说了一些话,意识才渐渐模糊。




半梦半醒之间,窗户好像被打开了。Deadpool皱皱眉,懒洋洋的把手伸到枕头底下去拿自己的枪。

就在这空档,一个人突然从窗户跳进来——说真的,Deadpool更觉得是摔进来,那人直接压在Deadpool身上,差点把Deadpool的卷饼都压吐出来。

【卧槽!】

(什么鬼?!)

“啊卧槽——”Deadpool大叫了一声,感觉那人热乎乎的脑袋枕在自己的胸前,他几乎快用枪顶着那人的脑袋瓜了,但是熟悉的气息让他微微顿了一下。

“嗨,Petey,你吓到我了,你这么晚——”Deadpool放松下来,手抚上Spider Man的后背。湿乎乎的一片,映着月光,Deadpool看到了鲜红色的血。

脑子里的声音一瞬间安静下来。

然后就开始一顿轰炸。

【谁干的?!!】

(弄死那些该死的傻X!)

【我现在真想说一些更讨厌的粗话!】

(清醒点!你这长了牙的蛋蛋!)

【一个牛油果上了另一个牛油果。】

(一个火灾里的另一个火灾。)

【呵呵。】

“我要让他们下地狱。”Deadpool坐起身来,用一种低沉嘶哑的语调说道。

Spider Man的体温高的吓人,炙热的呼吸隔着两层布料,Deadpool都能感受得到。

“嘿,Wade,我搞定了,没事的,相信我,我都搞定了。”Peter挣扎着冲Deadpool勉强笑了一下,被划了一道口子的面罩下的脸十分苍白。“现在,能帮个忙吗?”





Deadpool踹开卫生间的门,倒了盆水,找了个还算干净的毛巾,嘟嘟囔囔的走向客厅。Peter正尝试着把破破烂烂的制服脱下来,然而他努力了半天只脱下了上衣。他泄气的哼了一声,拽下面罩,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缩在沙发上。见Deadpool从卫生间出来,Peter侧过头看着他。

“你把我唯一干净的床单弄脏了。”Deadpool放下水盆,水还算温热。“抱歉。”Peter移开目光,抿抿嘴唇。Deadpool摇摇头,开始到处找绷带之类的药品。然而,很明显,他并没有那些东西。他小声的咒骂了一句,就出了门。

五分钟后,Deadpool一手拿着一袋子医疗用品,另一只手抱着几个卷饼回来了。

“又是什么罪犯?”Deadpool坐在地上,把卷饼塞给Peter,浸湿了毛巾,小心的擦着伤口的边缘。“你应该叫上我。”

“他们人太多了,我没来得及叫你……没关系的,只是一帮乌合之众。”Peter微眯着眼睛,吃着卷饼。

“就像头脑特工队和疯狂动物城生出的一帮智障孩子——”Deadpool笑了一声,又因为Peter的一声痛哼而戛然而止。“抱歉。”他屏住呼吸。

“没事的。Wade,麻烦你了。”Peter垂下眼睑,开始一声不吭的吃着卷饼。

Deadpool撇撇嘴,不太明白Peter为什么突然的沉默,可能是一些不太顺心的事,不过他也不太好过问。

“Peter,你有什么事可以和我说,额……我没什么介意的。”Deadpool握着Peter的手腕,小心的帮着他包扎伤口。

“没什么,就是……最近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什么事都不太顺心,可能是我多想了吧。”Peter自嘲的笑笑,看着自己红肿的脚踝。“该怎么瞒着Aunt May呢……”他苦恼的抓抓翘的乱七八糟的头发。

“我都不知道你是怎么瞒住你是Spider Man这个秘密的。”Deadpool打了个哈欠,“你裤子脱不下来吗?我帮你?”他指指Peter的裤子。

说真的,Deadpool当时并没有什么下流的想法,但是当Peter脸上飘出一抹可疑的红晕时,他脑子里瞬间挤满了R18的东西。

“……你有多余的衣服吗?”憋了半天,Peter咬着下唇,眼神躲躲闪闪的。

【他里面没穿——!】

“噢,我还不知道你有这种癖好——习惯,我是说习惯。”Deadpool露出那种憋笑的表情。

“什么!?我里面有穿!你想什么呢!”Peter不是第一次和别人解释这件事了,这明明并不尴尬。但是面对Deadpool,他——真是前所未有的尴尬。

Deadpool的表情又变得有点猥琐,他以一种奇怪的微笑进了卧室。接着是翻箱倒柜的声音。

过了半天,Deadpool翻出一件带着他的标志的T恤和一个宽松的裤子。

Peter又费了一番气力才把裤子也脱下来,并给了一旁不停咽口水的Deadpool一道蛛丝。等Deadpool龇牙咧嘴的扯掉蛛丝的时候,Peter已经换完了衣服。Peter几乎能听见Deadpool发自内心的哀嚎声。

“你为什么——你真的要把你的标志印在衣服上吗?”Peter坐在沙发上捏着衣襟,有点难以置信的问道。

“怎么,我还有裤子,以及帽子,就是没给你拿。”Deadpool满不在乎的答到。“你婶婶那里怎么办?”他看了一眼表,已经接近午夜12时。

“我今天好像不能回去……”Peter皱皱眉,“她今天会看肥皂剧,还是别的什么,她今天晚上睡觉会很晚,虽然她应该也快睡了,但是我现在这样似乎回不去了……我得编个理由。”他掏出手机,给她打了个电话。无非是那种烂大街的理由,Deadpool听得耳朵都要生茧子了,真不知道Peter的婶婶为什么一次又一次的相信他。他突然想起来AL,但是很快他就不再去想了。Deadpool把毛巾敷在Peter的脚踝上,Peter满足的闭上眼睛。

Deadpool又翻出一条毯子,床沾染上了血迹,但是撤掉最上面那一层被子就没什么问题了。Peter拒绝Deadpool把他抱上床,Deadpool只能扶着他躺在床上,他自己去睡沙发。

Deadpool最后瞟了Peter一眼,“有事叫我。”他准备出卧室。Peter在床上缩成一团,突然笑着对他说了一句“谢谢”。

Deadpool笑了一声,关上卧室的灯,自己慢慢退了出来。

他躺在沙发上,头朝着卧室的方向,再次闭上眼睛。

他们很快就睡着了。

这个晚上似乎变得不太普通了。

又一个鬼畜的END

评论(15)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