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初

挥挥手,说声后会可能无期。但是还是要说一声,遇见你们真好,谢谢你们。

【Spideypool】Cat

从东京太太那里得来的梗!写到肾虚😂😂 @東京塗鴉😈總裁加菲賤虫不足❤ 哇啦!😂
肉在评论链接,不过得稍等几分钟……傻傻的我得捅咕一会儿微博😂






“Wade——我,我是认真的,我——工作上还有事——今天也得你帮我夜巡……我没撒谎!真的!我只是最近有点忙……过几天——就几天!我就能——完成了……啊?这太蠢了我不想……好吧,好吧……听你的……mua亲爱的——好吧……我先挂了。”

Peter面色微红的挂了电话,又瘫回办公椅上。烦躁的抓抓他的棕色的毛茸茸的猫耳朵。

对,猫耳朵。

Peter很想做个前情回顾——但是他真的是没什么心情。他不过不小心弄洒了几个试管!怎么就——怎么就这样了!真是的!Peter的猫耳因为不满耷拉下来,在白色实验服里的猫尾也微微的打着卷,摇动着。“不要动!”Peter抓狂的握住自己的尾巴。他该怎么办?他不能让Wade一直替他夜巡!但是现在他怎么办?纽约好邻居——Spidercat?不不不,这太蠢了。反派们绝对会笑掉大牙。Peter塌下肩膀,头痛的揉揉眉心。

好吧,现在去实验室……肯定会有办法的。Peter差点没被自己的猫尾巴绊倒,他开始担心自己以后几天的生活了。

好吧……好吧……想想……当时我是把什么东西洒到自己身上了?Peter带上手套,把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化学药品摆在桌上。他抹了抹脸。上帝。

捣鼓了半天,Peter除了差点炸了实验室以外,什么都没做出来。Peter哼了一声,气愤而又无奈的放下试管,蜘蛛感应一直断断续续的刺痛着,让Peter感觉不太好。但是,他现在担心的是实验室门外的敲窗户的声音。他用脚趾头都想得出来是谁会在大半夜爬上Parker工业最顶层来敲窗户。

然后是风从门缝蹿进来的冰凉的感觉。

糟了。

Peter三步并作两步冲向门口,“哐当”一声关上门,还用自己的身子顶住门,棕色的猫耳和猫尾都紧张的直直竖立起来。

门外传来雇佣兵“嗷”的一声惨叫,Peter猜想他估计是关门关的太匆忙了,砸到了Wade的鼻子。他有点愧疚,不过当务之急是不让Wade看到他这幅样子,这太——肯定会很尴尬。

“嘿?hallo?怎么了?Petey!你这几天怎么都不出来!我都好几天没看到你了!你是生病了嘛?拜托,出来啊!”Wade着急的敲着门,冲里面喊着。

“额——我还有个实验要做!你夜巡了吗?有和——”

“拜托!老兄!我帮你夜巡了!没有罪犯!我也帮你去和那老太太聊天了!我也帮你喂流浪狗什么的了!我今天还帮了个小孩救他的猫!你到底怎么了?你认真的?!还是我哪里做错了!你怎么老不见我!”Wade开始用力拍门,Peter担心一会儿这个门就会光荣牺牲。

“……虽然我没有你的蜘蛛能力,但是这种硬度的东西……你不希望拿着你的门板的碎渣渣吧。”Wade似乎已经失去了耐心。

好吧。Peter舔了舔嘴唇。

“Well……实际上……是我出了点问题……”他尴尬的开口。

“问题?怎么了?有人伤害你了?有人威胁你?还是怎么了?还是什么——告诉我!我能——我尽力帮你!我不会告诉别人的!”Wade又紧张了起来。

“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只是——你真的不告诉别人?”Peter无奈的揉了揉猫耳。

“我当然不告诉别人——怎么?你生理期到了?”

“我才没有!!”Peter叫了一声,小心的把门开了一条缝。“你可得做好心理准备。”他小声嘟囔着。

“我可是Deadpool!什么大风大浪我没——卧槽什么鬼?!”Wade直接爆了粗口,他吓得猛的向后退了一步,双手抓住自已的脑袋。

“我说了你得做好心理准备。”Peter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脚边的猫尾扫了扫。


Wade在之后的11分钟一直用一种“这是啥发生了什么我在哪我是谁”的状态死死盯着Peter。“这是个意外——真的。”Peter垂头丧气的解释,猫耳耷拉下来,尾巴在地板上缓慢的画着圈。Wade看着Peter,没忍住捏了捏他软软的猫耳。

“嘿!”Peter突然变得十分敏感,他认为是自己沾染上了一些猫的习性。他猛的握住Wade的手腕,猫耳抖了一下,贴在了发隙间。“啊——抱歉,Wade……”Peter鼓了鼓嘴巴,小心的说道。

雇佣兵的表情可以算是精彩万分,他动了动指头,手指略过了Peter猫耳的耳尖。“这简直比死侍VS灭霸还——没有那个酷,但是肯定比死侍屠杀三部曲好多了。”他点点头,认真的说道,同时挑了挑眉。

“你又在说什么啊……”Peter不明所以的挠挠头。

“没什么。我是说——”Wade的语调突然一转,变成了带着磁性的低音。“我帮你夜巡了这么多天,奖励奖励我怎么样?”他低低的笑了一声。“我想试试新花样。”

Peter愣了一下,摸了摸后颈。

评论(21)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