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初

挥挥手,说声后会可能无期。但是还是要说一声,遇见你们真好,谢谢你们。

【Spideypool】Meeting

@邹雀 太太的点梗!
写的不好希望您不嫌弃(இωஇ )AU酱紫的真的把握不好……不过我会继续努力的!

无能力AU

雇佣兵Wade×特工Peter



我是Wade。

Wade·Wilson。

也是Deadpool。

是个雇佣兵。

也可以说“曾经”是个雇佣兵。

现在?

现在我是个特工。

——菜鸟特工。

现在拿出你的爆米花(你会发现上面都是胡椒粉),听你们的Goodpool叔叔讲故事。

熄灯。



雇佣兵是什么?雇佣兵意味着持枪、放火、杀人、拿钱。就像吃到蘑菇的超级玛丽一样,割掉那个足球大小的脑袋你就能得到大把大把崭新的钞票——还有可能是欧元。闲来没事的时候,你尽管可以挥霍无度,尽你所能的把所有你想要的东西都抱回家,辣妹、游泳池、点钞机、甚至是一栋大楼,只要你想。

但是,听清楚,但是。

杀人要长脑子。

就像我,明明知道那是黑帮组织的老大,我还非得和他正面肛。人是杀了,钱是拿了,我的命现在也快跑到别人手里去了。十九个!十九个安全屋!全被他们找着了!他们他妈的是搜寻犬吗?!阴魂不散!老子的屋子全让他们给整爆炸了!还用卫星追踪我!用他们那枪哔哔我?!我现在气的都要浮起来了知道不?!要不是我总是挨揍的那个我早就捅他们菊花了!

行吧,雇佣兵这行似乎是干不下去了,得转移注意力,干点别的。我在整个美国乱窜,都快长毛了,不知道哪天嘴就会长死了,然后开始眼睛射激光,成为山寨版超人,和某个宇宙已经埋进土里的家伙干上一仗。

我得找点事干,顺便避避风头。


工作并不是那么好找的,关键是Wade得看得上眼,以及一定要掩人耳目。

在某一天下午,Wade穿着便服在街上乱逛,四下寻觅着工作。阳光斑驳的射进Wade的衣领,痒丝丝的。Wade皱了皱眉,摸了摸鼻梁上被黑帮组织一个傻瓜砍出的深深的伤疤。他站在街角,等着红灯。

自己已经在墙上贴了挺多张找工作的单子,可打进来的不是让Wade跑腿就是让他干体力活,甚至还有让他看孩子的!我靠!Wade在心里骂,你当我是谁?一个一米九的老爷们儿看孩子?那孩子不能让我吓出心脏病来呀!Wade烦躁的按了按太阳穴。在弗吉尼亚州的兰利呆了有一周了吧?得找时间离开这了。他已经撤掉了所有的工作单,准备要向南去了。

一个穿着奇怪的男人突然从Wade身边经过,Wade清楚的感觉到他给自己在衣服兜里塞了张纸。Wade本能的抽手想抓住那人,他却灵活的跑开了。

Wade愣了愣,拿出那张纸,上面只有寥寥数语。大意是已经注意到Wade几天之内的行踪,对于Wade的各方面素质表示满意,决定邀请Wade加入大型情报调查局,并且会在晚些时候给Wade发送加密信息。

这不就是……特工吗?


Wade回了暂住的安全屋——他在纽约找了不下于五个安全屋——而手机里已经有了信息。他沉思良久才决定。

他要当美国的特工。

尽管Wade更喜欢当雇佣兵,但是对于特工这类工作来说他也是有很大兴趣的。

尽管我是加拿大人。Wade在心里吐槽。


按照信息的指示,Wade在第二天下午2时整来到了指定地点。几个穿着西服的人来接应Wade,把Wade带到了机关内部。

我的天……Wade看着形形色色的新式武器,眼睛都直了,手痒痒的不行。在详细处理了Wade的个人信息以及让Wade保证任务和身份的绝对保密后,Wade就以一个新手特工的身份进入了CIA(美国中央情报局)。


因为Wade作为雇佣兵强健的身体素质,以及过去做任务的身体记忆,在训练了不久后,上级就派给他一个重要的任务。同时,由于任务的重要性,上级又让一位高级特工来帮助他完成任务。

是谁?

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男人面对着Wade走来。

“你好,Wade·Winston·Wilson,上级派我来与你共同完成任务.我是Peter·Benjamin·Parker.”他冲Wade伸出手。

噢!Wade在近期的训练过程中几次三番的听说过Peter·Parker。他是特工界知名的高级特工,进入特工组织几年以来,每次都能迅速完美的完成任务,可以说是特工界的传奇之一。

可惜Wade没想那些,他握了握Peter的手,满脑子都想着其他的东西——

哇哦,完美的屁股。


Wade和Peter需要一起追踪美国一个非常危险的恐怖组织,在组织进行下一步破坏国家安全的行动之前找到他们的据点并勘察现场。

“额……我能问一下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到嘛?我们已经在这里来回折腾了一周了。”行进的路上,Wade看着一直在摆弄微型仪器的Peter,犹豫了一会儿,问道。

“很快了,不要着急……我到底应该怎么叫你?我是说叫你的名字而不是一直(被迫)叫你大帅哥。”Peter抬起头,再次确定了监测仪器的完好,把那个精巧的小玩意儿装进衣服的暗兜里。

“啊,叫我Wade就好……”Wade不太习惯摘下面罩和别人接触,面对Peter的注视,他略显局促的捏着衣角。天!看看他!像个小鹿一样可爱!这让我想泡他——但是很明显他非常有可能会揍我,而且我不能和他打!绝对不能!其一我不能暴露,其二这么可爱的小家伙怎么忍心下得去手呢!

“Wade?”Peter歪歪头,有点迷惑的看着Wade生动变化的表情。“啊,怎么了?刚刚有点走神了。我在想——你有多大了?我知道这不太礼貌但是我真的是想问问,你看起来就像个大学生。”Wade讪笑着说。

“我24了。”Peter简短的回答,用一种审视的眼光看着Wade,这让Wade莫名其妙的有点心里发虚。“怎么了吗?”Wade下意识的摸了摸脸,除了鼻梁的伤疤还在隐隐作痛,碰一下还是又痒又疼,好像也没什么奇怪的了。怎么?他牙缝里有菜?他都多少年不吃青菜了,看那玩意让他想起来绿色的虫子,还在不停蠕动……啊,真恶心。

“恕我直言,Wade……你的脸是怎么回事?”Peter摸了摸下巴,漂亮的棕色眼睛认真的盯着Wade隐藏在帽子下的,目光在锐利中透着不属于Peter年纪的成熟。

“啊……这个是……”Wade表情诡异的眼神转向一旁。

这是我和黑帮打架让一个小瘪三给揍的?

这是我撞墙上撞的?

这是和辣妹papapa让那妹子给挠的?

这是学电视里的酥皮嘿儿肉,上房耍帅掉下来摔的?

这是我梦游自己砍的?

这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弄的?

这怎么越来越不靠谱?!Wade想给自己一巴掌,让常年下线的脑子回来思考。

“好吧,你不想说……抱歉。”Peter捏着蓝色夹克的拉链,却没有移开目光。“那看起来挺痛的……是一个月左右之前砍伤的?像是用瑞士军刀割伤的,而且持刀者应该是擅长左手……”

一会儿Peter是不是就要把凶手给推理出来了?我天……特工都这样的嘛?Wade对特工的理解又深了一个层次……

“福尔摩斯,那个……暂停推理怎么样?那个鬼鬼祟祟的家伙在东张西望……”Wade的手搭上比他小了一圈的青年的肩膀,向左指了指。Peter瞥了一眼Wade(Wade回给他一个有点蠢的傻笑),视线也转向那边。

那个人左右巡视了一会儿,泛白的手指上套着一个相对色彩鲜艳的戒指。他拉紧衣领,后退一步,隐没在巷道的黑暗中。人们依旧在谈笑,而Peter和Wade都紧张了起来。

“那个戒指……是了。我们已经进入有他们出没的城区了。”Peter皱了皱眉,发现又有几个装束相似的人探头探脑的到处看。

Wade下意识的摸了摸腰间的枪,反应过来他现在不能把左轮拿出来。他几乎想转身就走了——不是吧!就这么巧!!伤口又刺刺拉拉的疼起来。Wade还清楚的记得自己被这个组织暴揍的情形……但是想到一会儿就要找到他们的老窝并且把他们一锅端,Wade就挺兴奋。一帮小瘪三!风水轮流转,等着你Deadpool大爷狂踹你们的屁股吧!

“我们走,跟上他们,看他们要去哪。”Peter捏了捏Wade的胳膊,率先跟了上去。Wade点了点头,无声的前行。


Peter和Wade费尽周折,才勉强跟上组织的组员,尽管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Wade总是跟丢,他光顾着看Peter,而Peter在下一个拐角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等到Peter发现他身边少了个人以后,他还得原路返回去找Wade,而某个新手特工还在死不要脸的搭讪一位金发碧眼的大酶铝。

等Peter无奈的拉上前雇佣兵加快速度跟踪时,Wade还会问Peter“是不是吃醋了”“你最喜欢什么颜色”“你喜欢吃什么”“你平常都干什么”之类乱七八糟的问题,这让Peter抓狂,但当Peter忍无可忍的吼了Wade之后,后者又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儿一样委屈的对手指,甚至挤出几滴眼泪。Peter又不得不百般安慰,千般安抚,Wade才略显得意的笑起来,在Peter不经意间亲上他的脸颊。

结果就是,脸红的Peter拉着眼眶青了一片,正在哼哼的Wade隐蔽在一栋楼后,谨慎的注视着那个恐怖组织的老巢——一个废弃的偌大的仓库。

“我们要进去吗?还是在这里等着?”Wade四周看了看,天已经暗了下来。他小声问道,紧紧盯着半开半闭的仓门。

“我们需要再靠近点。”Peter从包里拿出热成像望远镜,简单的看了看。“里面大概有30人左右。我们需要小心,再小心。你跟在我后面,如果发生意外,你就先跑,不用管我。”

“那怎么行?Peter,我不能扔下你。”Wade认真的说道,同时伸出三根手指,表明自己的决心。“管他是不是这个意思呢,童子军——嗯——很团结。”

Peter略略看了看Wade,脸上露出赞赏与无奈混杂在一起的表情。“这不是儿戏,Wade,每一次任务都可能让特工在工作岗位上光荣殉职。你还没有经验,相信我,我可以搞定。不过,谢谢。”他说,微微笑起来。

“现在,让我们从仓库的后窗户进去,注意隐蔽。”Peter最后说,迅速的向前冲去。Wade悄悄把左轮上膛,紧跟了上去。

仓库四周是灰突突的空地,Peter和Wade担心有埋伏,绕了个大圈,Peter才踩着一堆杂物箱爬上了仓库的后窗,Wade在下面放哨。

“等等,我们要进去?你确定?”Wade嘟囔着,摸着自己的肚子。“我没害怕,只是他们有枪啊!我们——噢,我只有这么一把左轮。”他拿出那把枪,掂了掂。

“我们不能用枪。”Peter低声说,“这样会打草惊蛇,而且现在的情况我们只是侦测完毕就会回去。具体到明确他们有什么武器,目标是什么,计划是什么,那就是全部了。”他拿出监测器,轻巧的小玩意儿发出轻微的“滴滴”声,表明它已经开始工作了。

“窃听器已经就位了。”Peter对Wade做了个手势,然而Wade并没明白其中的含义。“额,啥?”Wade挠挠头,眨了眨眼睛。

Peter扶额,下一秒却突然神色大变,用力挥手示意Wade隐蔽。(有人来了!)Wade也听见了那轻微的嘎吱声,他会意的点头,迅速躲到仓库的一个破口旁,同时随手抓紧一块老旧的木板。Peter压低身体,用箱子做掩护,在漆黑的夜里,注视着声音的来源地。

几个穿着一身黑衣的人,警惕的四周巡视着。Wade悄悄压低帽檐,尽管当时他们砍伤他时,他带着面罩,但声音和伤口是不会变的,如果他们发现他,很有可能就会认出Wade——那时候Wade就得做出最坏的打算了。但是他会让Peter逃出去的,绝对。

Wade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压低了身体。他知道自己不可能悄无声息的干掉三四个带着武器的人,但是他已经别无他法了。

交错的手电筒闪着明晃晃的亮光,已经有几丝来到Wade脚边了。

光静止了。Wade紧靠着墙,不断轻微的调整着呼吸和心跳,最后一次希望他们不要发现自己。他抓着枪,手心微微出汗。特工都是这么紧张的吗?时间长了我会不会得精神病?Wade到了这时候还在胡思乱想。

“这明明没有人。”

“我们走吧。”

脚步声又即将远去。

Wade松了一口气,微微动了动胳膊。

就是在这里出了差错。

Wade旁边的一块几乎要粉碎的木板,因为Wade胳膊的接触,不堪重负的哀鸣一声,毫无征兆的向下倒去。Wade倒吸一口冷气,眼疾手快的抓住了一部分,但另一部分直接从中间断开,跨啦一声倒在地上,摔得粉碎。一只小鼠惊慌失措的吱吱乱叫,从Wade脚边跑过。

“什么声音!”

“有人!”

“谁在那?!”

脚步声急停,几个人骂骂咧咧的冲过来,刺眼的光几乎晃花Wade的眼睛。

糟了。Wade咬了咬牙,抡起木板,直接打上一个人的头。那人闷哼一声,血瞬间从太阳穴附近冲出。另一个人在这空挡冲过来,被Wade一个用力的肘击推出。Wade还想有什么动作,后腰突然传来一阵麻木的刺痛感,随即整个身体都开始不听使唤,眼前变成一闪一闪的混乱图景。

第三个人……有电击棒……我c——这是Wade想到的最后的话。



等Wade昏昏沉沉的醒过来,刺眼的白光又照起来。组织里一个瘦高的人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谁派你来的。”他问,抓着Wade的头发。Wade动了动胳膊,才发现自己被绑在了椅子上,他用余光扫到自己的枪在一旁的桌子上,在灯光的照耀下闪着暗黑色的光泽。

“……”Wade并未回答,只是直视着那个人——Baojier,他知道这家伙,是原来黑帮头头的副手,总是想着“夺权篡位”。Wade只希望Peter没被发现,以及现在他快点完成任务然后跑路。他也在想自己是不是把内心的嘲讽和不屑表现完全。

“我再问你一遍,谁.派.你.来.的?”Baojier恶狠狠的瞪着Wade,凶神恶煞的说到。

“地狱派我来掐断你的鸡脖子。”Wade压低声音讽刺道。“你个垃圾。”

“是你逼我的。”Baojier说,Wade又感觉到后颈有那种刺痛感。他在心里咒骂,用尽浑身解数保持清醒。

“就这种程度还不够给我挠痒痒的。”Wade咬紧牙关,全身都在发抖。还好我穿了个深色的裤子。他想。“你还可以——啊啊嗷——我靠!”

Baojier愣了愣,沉思片刻,随即露出了反派专有的笑容。

“别强撑着了。就你的水平——你和谁一起来的?DEADPOOL?我说你的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冤家路窄?我已经在这里安了炸药,十分钟以后就会爆炸,你就在这里等死吧!”Baojier在Wade耳边低声说着。

“我去你妈的——啊啊啊啊啊啊啊!!”这确实比我想象的要痛多了。Wade想着,肚子被Baojier用力踹了一脚,好像是五脏六腑都被拧到了一起,强烈的反胃感让Wade差点吐出来。但是,就在这时,Wade瞥见在人群后面闪过一个熟悉的身影,敏捷的在墙角安放了一个微型炸弹。

“我最后问一次,混蛋雇佣兵,你和谁一起来的!”Baojier用枪指着Wade的头,冰凉的枪管让Wade清醒了一些。

Wade低声笑。“混蛋,让老子告诉你——下辈子吧!”

震耳欲聋的轰响和炸弹的波及让在场所有人都大惊失色,Wade直接被震的连人带椅子倒在地上,而Baojier的枪突然走火——子弹擦着Wade的耳际打进地里——好险!Wade吐了一口气。

后面的接近十个人直接被震昏了过去,Peter——Wade觉得他现在酷毙了——一脚踹翻一个人,错手抓住一个人的胳膊甩向另一边——

整个过程只有十几秒,Peter就解决了五六个敌人,他抓起桌子上的左轮,指着Baojier。“放下枪!”他厉声道。

Baojier举起手,但是突然把枪口再次指向Wade。“你知道他是谁吗?你肯定不知道。他是个愚蠢至极的雇佣兵!他杀了我们的头儿!你肯定和他不是一道的吧!你被他骗了!今天我一定会杀了他!”他嘶吼。

Peter死死的盯着Baojier。Wade挣扎着抬起头,不太敢看Peter。他会怎么想?他会放弃我吗?他不知道我是个雇佣兵,只是因为求生才……我是不是没机会和他出去喝一杯了?

Peter终于开口了。“我们的人已经包围了这里。你已经是头困兽了,不要再做无意义的反抗了。如果你杀了他,我保证你活不过10分钟。我们已经缴获了你们所有的外在武器,投降。”

Wade看见Baojier的手在微微发抖,眼睛瞪得老大。他听见直升机推动气流的声音,他听见车辆聚集的声音。

“不可能!你是怎么——”

“CIA高级特工,Peter.Benjamin·.Parker。我最后奉劝你一次,放下枪,不然我会采取极端措施。”Peter冷眼看着Baojier。

Baojier发出绝望的尖叫,充满杀意的眼睛看向Wade。

他开枪了。

Wade条件反射似的闭上眼睛。小腿传来近乎撕裂的痛楚,很快蔓延到整个左腿。

“我操你——”Wade怒吼。在Baojier开枪的几乎同一时间,Peter也开枪了。Baojier摇摇晃晃的倒退几步,枪脱手——子弹穿过他的肩膀。他痛苦的嚎叫,昏了过去。

Peter扔下枪,跑到Wade身边。

“……他在这里安了炸药!”Wade说,竭力避开Peter的眼神。“我很抱歉——”

“现在离开最要紧,但是你必须给我一个解释,你毁了任务。”Peter截断Wade的话,迅速的解开绑在Wade手上的绳子,把Wade拽起来,架着Wade向外逃跑。

“至少结果是好的……”Wade说,强忍着痛楚,踉踉跄跄的跟着Peter逃了出去。

在Peter和Wade跑出去十几米远之后,后面发出巨大的爆炸声,一瞬间火光冲天。



Peter看着Wade,跺着脚。

“我不会把任何一件事透露出去的,我发誓。”Wade认真的说。“很抱歉我隐瞒了你——”

“不用道歉。实话实说,我早知道你是个雇佣兵,上级已经告诉我看紧你了。之前告诉你的信息都是假的。我们想从你身上套出什么来的。但是……好吧,就像是你说的,至少结果还算可以。”Peter平静的说,忽略了Wade一脸懵逼的表情。

“你还会回去做一个雇佣兵嘛?”Peter问,“不论你那令人讨厌的性格,你做事很棒,你也是个很好的人。你可以留在这里的。”

“谢谢你的夸奖,但是……条条框框太多啦……你知道的,我不喜欢那样。”Wade沉思片刻,认真的说到。“但是,我们是出生入死的好哥们了吧?至少出生入死过了——”Wade期待的看着Peter。

“并不是。”Peter干脆的回答。“你是个该死的骗子。”他几乎可以看见Wade身后那条隐形的尾巴失落的垂下去了。

“但是——”Peter还是心软了。“我们还会有机会的。我会打给你的,如果你想。”

“好诶!”Wade欢呼,又因为腿伤走音成一个干巴巴的叫声。“所以……你是说我们以后还有机会合作?”

“当然了,Mr.Wilson。我很期待。”

“我也是,Peter。”

“所以,再见,Wade,期待着与你的下一次相遇。”Peter微笑着,最后说,是那么的真切。

“我们会在见面的,一定会的。”Wade也笑了,是那么的真诚。


期待着我们下一次的相遇。

END

评论(8)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