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初

挥挥手,说声后会可能无期。但是还是要说一声,遇见你们真好,谢谢你们。

【Spideypool】逃脱计划(3)




我胡汉三又回来啦!【不是

估计又是万年更【嗯?我为啥要说又

私设巨多的嗷

注意避雷!

注意避雷!

注意避雷!

(3)

Peter迷茫的向前走着,前前后后都是昏暗的白色。我要去哪里?Peter不知道。“有人吗?”Peter呼喊的声音在这个似乎无边无际的地方一圈一圈的逸散,扩大,最后却消失的无影无踪。

没有人回答。

Peter控制不住的向前走着,好像那条路的尽头有着他一直期待的东西,尽管那条几乎算不上路的地方似乎永远没有尽头。

远方传来一声沉闷的声响,像是雷声,又像是钟声。数千只不可名状的大鸟突然平地暴起,黑压压的一片,气势汹汹的向Peter席卷过来,其中一只颈部羽毛为金色的金雕嘶鸣着俯冲下来,尖尖的喙直直刺向Peter的眼睛——

“啊!”Peter惊叫一声,眼前混沌的景象瞬间消失,变成灰突突的一片。Peter剧烈的喘息,他甚至能清楚的看到刚才那只金雕奇特的红黑色瞳孔。他渐渐缓过神来。四周并不安静,有人的交流声和车辆的鸣笛声。Peter感觉到自己在移动,他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脸——面罩还在。他松了一口气。

“醒了?吃点什么吗?”有人问他。“不了,谢——Deadpool?!”Peter突然想起自己是怎么中了雇佣兵的把戏,不省人事这么长时间的。他生气的瞪着Deadpool红黑色的面罩,尽管他并不能看到Peter现在的表情。

“你个混蛋!你对我做了什么?我在哪儿?”Peter质问,直起身来,发现自己坐在一辆小型汽车里。

“别生气,Spidey,我的屋子被毁了我都没生气,你干嘛要生气。我要是想干掉你为什么不在你昏迷的时候就做掉你?”Deadpool冲他挑眉,递给Peter一瓶未开封的矿泉水,他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调大车里音乐的音量,自顾自的摇头晃脑,哼哼起来。

“Just call me angel of the morning ANGEL~Just touch my cheek before you leave me baby~[注1]”Deadpool唱到,突然加了一脚油门,Peter猝不及防,被不轻不重的摔回后座。

Peter的精神体——那只小小的蝇虎跳蛛,安静的伏在他的肩膀上,似乎在安抚着Peter,告诉他Deadpool并没有恶意。

“等等……你说你的屋子被毁了?为什么?”Peter突然回过神来,不解的问道。

“额……我本想让你碎觉觉之后就把你扔在我的安全屋自己跑路,反正那里也挺安全的。因为你们带来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麻烦人,而我是个雇佣兵——显而易见,我不能和你们那帮人碰上。你们会拖我的后腿,并且要抓我,我还有一些事要去做。”Deadpool吸了一口气。

“结果呢,我发现你们带来的人打算直接轰了我的小屋,我只能把你和我的一些必需品上抢救出来直接跑,所以——Boom!就这么简单。我在哀悼我亲爱的小屋时顺便等着你醒,顺便直接把你甩掉。左等右等你也不醒,最后看在你可爱屁股的份上,为了不让你被冻成冰棍,我就把Spidey打包,跑掉啦!”他说,看着后视镜里Peter的脸。

“以及——你们的人开枪打了我。他们甚至没管你在我这里就直接开枪了——好吧,一帮蠢家伙。”Deadpool嘟囔,抽了一口气。Peter发现他红黑色的制服上有10来个破洞,副驾驶的座位上猩红一片,几颗染血的子弹静静的躺在那里。

Peter吸了一口气。Deadpool可是个哨兵啊……敏感的哨兵哪怕只是简单的意外挫伤都会对身体造成很大伤害,何况是被子弹打中,金属嵌进肌肉和骨骼里——

Peter忍不住又看了看Deadpool。雇佣兵哼着歌,似乎完全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适。但是那只能是表面现象,Peter想,任何人受伤都会感觉到疼痛。

“我们现在是要去哪?”Peter拧开瓶盖,清凉的水让他的头脑清醒起来。

“我们要去一个地方休息。”Deadpool说,“顺便吃一顿。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噢,对了。”他转过身来,没管Peter的尖叫“看路!看路!”,高兴的整个打开后车窗,对Peter眯起眼睛。“来见见Tajir。”他欢快的说。

Peter看见,车窗外,黑色的影子向下压过来,Deadpool放慢了车速,一只金雕迅速的从窗口飞进来,几乎要撞上Peter的脸。它歪着头看了看Peter,发出一声平静的鸣叫,飞到副驾驶,像模像样的坐(站)好。

“那是你的……精神体?”Peter试探性的问,他的小蜘蛛——Peter叫它Kerry——突然从他颈间爬下,轻巧的跳上副驾驶的靠背,饶有兴趣的看着Tajir。金雕转过来看它,友好的眯起眼睛,理了理胸前的羽毛。

“Tajir喜欢你的小蜘蛛。”Deadpool满意的点点头,转过身把刚刚杵到沟里的车开上路。

“它是Kerry。”Peter嘟囔,摸了摸肚子。他饿了。既然暂时没有办法离开,那么只能先跟着Deadpool,以后再找机会走吧。他想着,倚在车后座上。那只金雕和他梦中看见的一模一样。

没过多久,也就十分钟左右吧。Peter突然感觉到雇佣兵剧烈的精神波动,虽然仅仅有那么一瞬间,但那是那么强烈,连一直放松着的Kerry都突然警惕起来。雇佣兵突然松开了握着方向盘的手,整辆车失去了控制。

“Deadpool!怎、怎么了?”Peter紧张的抓紧后座,看着Deadpool。

“……什么——我靠!”几秒钟之后,Deadpool像突然从沉睡中被惊醒似的大叫,整个人紧张起来。他慌乱的重新按住乱跑的方向盘,才勉强稳住车子。Tajir尖锐的嘶鸣一声,冲出车子,在车子上方几米的空中振翅飞翔起来。

那是典型的精神纤颤[注2],而且已经快达到临界点了,如果Deadpool继续这样下去,很可能会因为感知不受控制而……Peter没敢再想下去,他想起自己曾经见过的一个因为精神纤颤过于严重而疯狂的哨兵……他简直像个野兽,不会思考,没有情感,没有向导能帮助他,只能最后一个人慢慢在痛苦里死掉……他担心的看着Deadpool。后者感受到Peter的注视,却并没有做出回应。尽管Peter并不喜欢Deadpool种种怪诞的行为,但是他不能看着Deadpool变成那样。我应该找个机会尽量彻底的安抚Deadpool的精神。Peter想,Kerry则轻轻摇了摇它的一条前腿,表示同意。

汽车在公路上飞驰。

一路上Deadpool和Peter都没有交集,雇佣兵像是突然关掉了自己的声音盒子,闷闷的一言不发,只顾开自己的车。Peter完全感受不到Deadpool此时的情感体现。这让Peter感到疑惑不安。他也静默着,和Kerry无声的交流着。[注3]Tajir不知道什么时候又飞了进来,在副驾驶座位上无精打采的缩成一团。

天渐渐黑了下来。Deadpool在一家旅店停下车,对Peter抛了个眼色,示意Peter可以下来了。他自己看了看手机,左右环视了一圈,小幅度的点了点头。Tajir站在雇佣兵肩膀上。Peter下了车,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他第一和一个哨兵单独呆了这么长时间,这种感觉很陌生,但是也让Peter感到新奇。就在刚刚,Kerry告诉他Deadpool没有要伤害他的意思,至少现在完全没有,Peter可以相信他。

“我们太显眼了。”Deadpool终于出声,声音低哑而疲惫。“后备箱里有备用的衣服,Spidey,你自己去挑挑吧。”他径直走进了旅店。Peter看了看,挑了几件平常的衣服,草草套在外边,又带了一顶帽子,遮住面罩,跟上Deadpool。

雇佣兵看起来就像是要直接把前台的店员扔出去了。见Peter来了,Deadpool把房门的钥匙塞给他。“Spidey,这小破地儿就剩一间房了,你先上去吧,我出去一趟……”他靠近Peter,在他耳边轻语。“有人跟踪我,他们想杀了我。”

“什么……?”Peter吃惊的看向Deadpool,而雇佣兵只是拍了拍Peter的后背,把他推上楼。Peter不得不进了房间。雇佣兵意味深长的看着Peter,帮他关了门。“我很快回来。”Peter本想跟着Deadpool一起去,但是很明显,他并不想让Peter掺进来。

房间很小,但是设施都齐全。让Peter最欣慰的是有两张床。他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屋子,接过店员送上来的晚饭,自己吃了一份,把剩下的那份留给Deadpool。

Peter闲来无事,躺在靠外的床上,看着另一张床上方窗户倾泻下来的月光。

这真是太疯狂了。他对Kerry说。

{是呀,我们顺其自然就好。}Kerry说。它卧在Peter耳边。

也对,我们现在没有别的选择了。Peter把他的包放在靠里的墙角,里边装着一些必须品和损坏的通讯器。他闭上眼睛,渐渐陷入睡眠。


Peter睡得正香,一声尖锐的雕鸣惊醒了他。他迅速的翻身坐起来。

Tajir只伸直半边翅膀,另一只翅膀扭曲的收缩着,歪歪扭扭的从窗户冲进来,停在衣架上,眼睛睁的大大的,半张着嘴,冲着Peter鸣叫。

Peter闻到浓浓的血腥味。他震惊的看着,看着Deadpool从窗户挤进来,直接摔到地上。他剧烈的抽气,像是要把所有的氧气都消耗掉。乌黑的血痂黏连着鲜红色的血,以及支离破碎的身体,雇佣兵整个身体像是都要被撕裂。Tajir哀鸣着,不停扑扇着它受伤了的翅膀。

Peter的胃里翻江倒海,他强忍住晕眩的呕吐感,跳下床。Peter没开灯,突然的亮光可能会伤到Deadpool。

一靠近Deadpool,雇佣兵近乎破碎的精神屏障就死死挡住了Peter,不让他接近。“离我远点!”雇佣兵低吼,拼命试图把穿透腹部那把近乎半米的刀给抽出来。Kerry从床上跳下,迅速爬向衣架,试图和Tajir交流。

“Deadpool,Deadpool,Deadpool……”Peter不停的叫着雇佣兵。哨兵近乎昏厥,他的精神屏障也已经是强弩之末,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可能彻底崩塌。

没办法了。

Peter半跪在地上,缓慢的抽出自己的精神触丝,一点点的修复Deadpool的精神屏障,表明自己的善意。哨兵没有拒绝。Deadpool手下用力,把那把刀硬生生的抽了出来。精神屏障再度抖动起来,Peter趁机把部分精神触丝伸了进去。如果Deadpool拒绝,Peter不会勉强他,也不会勉强自己。他屏息凝神,注意着Deadpool的反应。

Deadpool没有反应。他没有接受,也没有拒绝。Peter回过头看了看Kerry——它趴在Tajir背上,Tajir安静了一些。好样的!Peter赞赏的看着Kerry。

Peter记得Tony说过,哨兵和向导并不是那么容易接受彼此,他惊讶于自己和Deadpool的相容性,但现在他并没有时间深思。Peter深吸了一口气,把精神触丝进一步向前探索而去……他以前从没真正的安抚过一个哨兵,更何况是一个精神已经到达临界点的哨兵。但是现在只能赌一把了。

黑暗。

无穷无尽的黑暗。

Peter摸索着前行。

空气中是窒息般的寒冷,混杂着药品和血液的味道。

电锯。

电锯在Peter面前划过,发出恐怖的滋滋声。

紧接着而来的是撕心裂肺的尖叫和扑面而来的血腥气息。空间似乎在缩小,那些令人胆战心惊的声音在Peter头脑里盘旋。各种冰冷的金属在Peter身边运转,它们沉默着。像是有什么在黑暗中死死的盯着Peter,它们低声的诅咒着外来者。

Peter在几乎能拖垮任何人的恐怖环境中艰难的跋涉着。他知道这只是开始。他得进入的再深一些。

“试验品……11号…………”似乎过了很久很久,久到Peter几乎迈不动腿。他听见有人在低声怒吼。

一切的一切,正在逐渐试图摧垮Peter的精神。

就快到了,就快到了。一丝亮光在浓的像墨的黑暗中透出。Peter鼓起勇气,忽略了身后的一切,向前冲去。他闭上眼睛。


一切忽然消失了,那些混乱,那些声音,都消失了。Peter睁开眼睛,看着空旷的白色。这就像他的梦。Peter努力将自己的精神力量扩散到尽量远的地方。这里明明什么也没有,但精神触丝总是能感受到一些东西。它们在颤抖。Peter试图用精神触丝包裹它们,让它们安静下来。

他确实做到了。Peter欣慰的笑了。

突然,眼前的白色开始消退,黑暗又席卷过来,Peter眼前再一次充斥着黑色……

不!

Peter满头大汗的支起身子,发现自己几乎要瘫软在地上。他不住的喘息着,调整着狂跳的心脏。他成功了……一部分。至少他挺过了开始……但是Peter明白这最多只能暂缓Deadpool的症状。

对了……试验品……

难道Deadpool真的是从塔里逃出来的改造人……?

Peter心里已经几乎明了,但是他在Deadpool脑海里看到的一切告诉他塔里真实的样子和他塔里所描述的不一样。这其中肯定有蹊跷……

Kerry跳上Peter发抖的肩膀,疲惫的缩起来。

“……你不应该这么做的,这很……奇怪,而且对你不好。”Deadpool的声音让Peter用力的抬起头去看他。雇佣兵单手扶着脑袋,斜倚在床边。“你干嘛要冒这个险?你刚进来的时候我都快疯了。靠,你都干了些什么?我最近总感觉像有一坨屎在我脑子里,刚刚那个该死的向导攻击我的时候我感觉我快从里边炸了,而现在我感觉我像磕了药一样兴奋——精神上的,我感觉我快被人直接给拆了。哈!Spider-man真是个好家伙,连我这种人都可以……噢操,我的脾还在吗?”Deadpool又开始无休止的唠叨,他嘶嘶的抽着气,用小刀把子弹挑出来。

“闭嘴。你真像个老妈子。”Peter有气无力的嘟囔,顾不上自己的衣服会沾血,扑在Deadpool身上,看着最后一颗子弹落到地上。

Deadpool哼哼了两声,还真的不再说话。他下意识的用胳膊碰了碰Peter。Peter感觉到Deadpool的小心翼翼。“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他问,慢慢闭上眼睛。

“我很清醒……”Deadpool摸了摸下巴。“这很奇怪……我从来没感觉这么清醒过。这个正常吗?我现在浑身都疼,疼的我想再给我一枪,暂时结束这一切。”

“……我能做点什么吗?”Peter睁开眼睛,担忧的看了看Deadpool。

“……你啥也不用做。刚才那一下我估计你把吃奶的劲都用上了。”Deadpool笑笑,“我都习惯了,挺挺就过去了。但是……”

“我想问你,你刚刚为什么要那么做?我知道你信不过我,你明明可以把我当一坨屎臭那,然后自己跑。你还只是个小子,我能感觉到。你在向导里算比较优秀的了……尽管别的我也没见过几个,他们一般都有各自的哨兵,而且那些哨兵个个都像要吃了我似的。你明明可以选择别的,更好的哨兵……额,当然,你现在也并不算是选了我。但是你的精神触丝进去那么长时间,这种绑定一时半会儿也是解不开的,所以……”

“Kerry说我能相信你。”Peter觉得自己的力气恢复了点,他直起身子。“我不能把你就那么扔在那……如果你真的突破了临界点,城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而我却什么也没做……我会很愧疚的,你没伤害我,但是给我下药这事让我很不高兴……”他顿了顿。

“而且你回来的时候我感觉到你……你害怕了,你的精神混乱的不像样子。而且你满身都是血,我不能让你死……唉,我怎么也说了这么多。”Peter从床边拿来食物。“来一点吗?”

“……要,我都要饿死了,我想我的胃长好了。”Deadpool沉默着听完Peter的话,伸手接过食物。Tajir从衣架上跳下来,安静的站在Peter肩膀上。“哼,它都不认我了。”Deadpool满嘴都是吃的,他含糊不清的嘟囔。Tajir轻轻叫了一声,Deadpool抬头看了看它,没说什么。

“嘿,Spidey……我想说……谢谢。”Deadpool咽下最后一口食物,抹了抹嘴。Peter笑了笑,拉着雇佣兵站起来,到卫生间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伤口。“尽管它们明天就会好。晚安……”Deadpool嘟囔,瘸着腿挪到床上,瞬间昏睡过去。Tajir也缩回他的翅膀,卧在枕头边,一点一点的垂下头。

Peter看了看表,时间已经过了凌晨一点。他又看了看Deadpool,帮他拉好被子。

真是疯狂啊。他又想着,把自己摔到床上,顾不上清理自己身上沾到的雇佣兵的血,迷迷糊糊的闭上眼睛。

TBC


[注1]歌曲为《死侍》片头曲:Angel of the morning

[注2]私设:哨兵没有向导进行安抚,感知过载,情绪长期处于暴躁不安状态而发生的一种精神错乱,通常表现为无征兆的暴怒和神游。

[注3]私设:精神体之间,精神体以及它的主人也可以进行交流。精神体也拥有自己的意识,其独立程度是由向导和哨兵的能力决定的,它们永远归属于自己的主人。

‌我就是喜欢他们睡觉【不是】

被自己雷到23333……

继续潜水,下次更文可能会很久emmmm……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