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初

挥挥手,说声后会可能无期。但是还是要说一声,遇见你们真好,谢谢你们。

【Spideypool】(做)爱的奇迹【接Sol太太的文章】

Wade:做在哪里?我怎么没看见。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没写出来😂溜了溜了

5个世纪之前答应太太接的文……结果看完我自己都不好了……

@Sol 太太我来晚了!【跪下】我对不起你!😭【死死抱住】

Peter一直低着头,两手捂着脸。直到Wade也不得不因为那些并不好笑的话而安静下来,他才渐渐停下了抽泣。“也许吧。”他呓语,把脸转向窗外。

风声响起来,窗外那棵饱经风霜的树被吹落几片金黄的叶子,沙啦沙啦的响。

Peter直直的看着,像尊雕塑一般静止不动。Wade张了张嘴巴,想说一个关于树的笑话,比如Groot会不会因为吸收养分而啃自己一口。但是他的喉咙发哑,脑子里空空的。最后他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转过身踩着嘎吱作响的地板向门口走去,顺手把那张“蜘蛛侠不再!”的报纸向角落里推的更深,以至于半张纸都彻底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在关上那扇古铜色的门前,Wade最后看了Peter一眼。Peter背对着他,缩在轮椅上,变成小小的一团。阳光只能堪堪照射在他脚边的地板上,在肮脏的天花板上映下斑驳的碎影。Wade细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等到Wade把那碗散发着奇怪味道的东西端上桌,Peter抱着他的相机慢慢的从屋子里挪了出来。

相机是德国产的徕卡,平滑的表面泛着金黑色的光泽。Peter在住进这里之后总是无所事事,Wade看他总是盯着那棵树发呆,就给他买了一个相机。

那是他那三个月以来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微笑。实际上那有点牵强,Peter只是微微勾了勾嘴角。眼里的光芒转瞬即逝。不过在Wade看来那已经是难得一遇了。

“吃点吧,能补钙,我猜,那对骨头好。也许你吃了它们以后就能变大或者很有力气,还可能会对布鲁托喊‘放开我的奥利弗’什么的。”Wade说,拉开椅子,用勺子给Peter盛了碗汤。

Peter浅浅的尝了一口。“……你又没放盐。而且这个汤感觉很甜。”他咂咂嘴,盯着碗沿。

“是吗?”Wade眨了眨眼睛,喝了一大口,砸吧砸吧嘴,然后打了个隔。“噢,好吧,我猜我把糖当成盐了。不过没关系,不会得糖尿病的,我保证。”他把碗向Peter那边推了推。“来吧。把它喝光,让这个罪恶的玩意儿从世界上消失。”

Peter抬了抬眼皮,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Wade,一手不忘小心的护着相机,另一只手接过Wade递来的勺子,默默地低下头。

Wade像是松了一口气。Peter这才发现Wade的手心都在出汗。Wade抽回手,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低着头看他身前带着黄绿色格子的桌布。上面有一层薄薄的灰。

“我们应该换一个新的。”Wade突然说道,磨蹭着桌角。“就换成红黑色的,用来让我宣示主权。”他抹了抹鼻子。“而且红色挺好,挺……阳光的。我想可以很快就告诉Stefani,我的妻子的产后忧郁症好起来了,这样你就可以邀请他去和你一起逛商场。”

Peter瞪着眼睛看他,没有说话。他端起碗,咕嘟咕嘟的把那碗汤全部喝光,推开勺子,晃着他那个摇摇欲坠的轮椅慢慢的离开了饭桌。

Wade看着Peter进了他的屋子,并且狠狠的摔上门。他盯着自己的那碗汤。汤里映着他斑驳陆离的脸的影子,并且很快它们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还会去拍那棵树嘛?如果叶子掉没了,告诉我。我会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帮你画上去一片的!”Wade抬起头提议,门里传出一声Peter的冷哼。







当电视里突然爆发出灾难片标配的尖叫声把Wade从接近半昏迷的睡眠状态突然惊醒时,他发觉天已经彻底黑下来了。他抹了把脸,看了一眼表——将近10点。他咂咂嘴,把淌出来的哈喇子吸了回去。

Wade眯着眼睛看了看电视里无聊的灾难片,演员们尽职尽责的把惊恐表现的淋漓尽致。他们都快把胃露出来了。他不屑的冷哼一声,摸到遥控器,随便播了一个频道。

新闻里偶尔还会报道关于失踪的Spiderman,人们却也渐渐的不在意了。他们或许要渐渐忘记这位英雄了。Wade不想这样,但是他无可奈何。

但是Peter在意。Wade这三个月总是听到从Peter屋子里传来的摔打东西的声音或者是极细的压抑的呜咽声。而且他确定Peter在那件事情之前从不会那么做。

而现在,Peter的屋子里一片安静。

太安静了。安静的让Wade感到恐慌。他从陈旧的沙发上猛蹿起来,三步并作两步的扑到Peter的房门上。他扒着门框,从门缝里窥视,然而他只能看到暗淡的昏黄的灯光。

“嘿?Peter?你还醒着吗?浪费电不好,尽管,你知道的,我有钱交电费。”Wade急切的说道,不停敲着门。

“我没睡。进来吧。”Peter没什么感情的声音响起来,却让Wade松了一口气。他把门轻轻打开一条缝,钻了进去。

Peter坐在床边,手指抓着裤子。他的脸泛着不健康的白色,黑黑的眼圈在泛黄的灯光里被映衬的格外明显。

“我给你做点好吃的,怎么样?你看起来像Hela,就是前段时间捏碎Thor的喵喵锤的那个。”Wade在床边坐下,瞟了一眼旁边正在充电的相机。

“……Thor?她的锤子不是还在吗?但是——”

“不重要了。”

Peter看着面前肮脏的墙面。

“啊,那是另一个宇宙。那里的Peter是个蛮不错的小鲜肉,而且那里的Thor还和Loki——就是他的弟弟,在一起。不过那个世界的灭霸几乎要把他们团灭了。然而我想那只是演员们签约到期了。嗨,其实就是我总和你说的有瑞安雷诺兹的那个宇宙,earth-199999?”Wade摸着下巴,佯装认真的说道。

Peter都懒得抛给他一个白眼,尽管Wade似乎很想得到。他勉强哼了哼。“永远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以及……你想试试,那个吗?关于蒙古人舔牛膀胱的那个。”Wade突兀的提议,“这样聊天有点尬,感觉像我一个人在说话。我好不容易让疯帽子离我远一些,我自己说话总有些不习惯。你知道,自己说话的时候其实没那么好过。”

Peter并没说话,只是勉强瞟了Wade一眼。

“我就当你默认了。”Wade慢慢说着,又凑近了一些,轻轻啃咬上Peter的嘴唇。Peter垂下眼帘,犹豫一会儿,胳膊还是慢慢攀上Wade的脖颈。

“我想到蕾哈娜的一首歌,不过我有点跑调……还是算了,不要打乱现在的美好时光。”Wade嘟囔,手指按压者Peter的耳垂。Peter轻喘一声,慢慢放松下紧绷的身体。

Wade不紧不慢的用粗糙的指腹磨蹭着Peter的下颌,另一只手伸进Peter在秋日里略显单薄的衬衣里,慢慢拉进两人的距离。Peter合上眼,偏过头,Wade顺势流连到他的颈侧,闻了闻Peter身上的气息。

那是种混合着很多的气味。Wade也说不清是什么,他只感觉Peter身上总漫着阴霾。

希望这一切能快点过去。

他不再去想那些,专心致志的抚摸上Peter精壮的腹肌和胸口,另一只手却不小心划过Peter腰上那条深深的伤疤。

Peter明显的僵直了身体。Wade在心里问候了自己祖宗十八代——他怎么就这么不小心?他向前拱了拱,关上夜灯,连带把Peter压在床边。Peter喘息着,搂过Wade的脖子和他接吻。Wade缓慢的抽出手,顿了顿才想起把Peter的两条腿架到自己腰背上。

Peter皱起眉,Wade回给他一个傻里傻气的笑容。“我幻想过好多好多性对象,比如黑寡妇,死亡女神,女雷神……好像都没什么结果……”他叽里呱啦的制造着噪音。这让Peter稍稍放松下来,就像……从前。

Peter在Wade即将进入他的一瞬间紧紧闭上了眼,呼吸几乎要停滞。

但是他感受不到任何让他感到欢愉的东西。

他只看见——

红色的血。

雪白的刀刃。

剧痛后嗡嗡作响的蜘蛛感应。

那是Wade——

不。

那是DEADPOOL。

Peter几乎用上了他的蜘蛛力量,猛的推了一把Wade,外带一个结实的肘击。“嗷呜!我的小Wade要断了!”Wade一脸踩了粑粑的表情,揉了揉自己的下巴——他感觉自己的下巴要请个长假了。

Peter急促的喘息着,把头埋进Wade健壮的肩窝里,一手推搡着Wade的胸口。Wade能听到Peter语无伦次的低声絮语。

你只是个什么都干不好的混蛋。心里的声音说。

Wade觉得自己像被从头浇了一盆凉水。他狠狠摇头,把心里阴暗的想法甩出头脑。Peter,Peter需要他。

“Peter,Peter,Peter,我在这儿,发生了什么?”Wade把下巴搁在Peter的肩膀,紧紧抱住了Peter发抖的胳膊。有些湿湿热热的液体在Wade脖颈边流淌,他的心脏像被什么揪紧了似的突突狂跳。

我一定要杀了他,那个狗娘养的混蛋。然后让他复活再杀了他一次,直到我觉得这足够偿还Pete为止。

哦,我可以把他扔进绞肉机里,管他是什么,就算是紫薯精,那个该死的蛋蛋脸,我也不会放过他。我拥有所有的时间,Wade¥± Winston Wilson发誓,我要让那个“我”变成大象屎。

Peter的小声啜泣渐渐变为不可控的大声哭嚎。他什么都感受不到!从前的欢乐,从前的欢愉,从前的一切,一切,都随着那种绝望,坠落到谷底……不复存在!

…………

两人一夜无语。





Wade开始频繁的外出,有时候甚至几天都见不到人。这段时间里Peter唯一一次看见他,就是在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Wade在闪电中出现在窗口,在下一个闪电中消失。空气中是因电击而烧焦皮肤的味道。Peter知道那个,那让他记忆犹新。

他可是经历过这个。

Peter望着窗外,拉回思绪。院子里的树早已没有了树叶,昔日庞大的身躯像突然缩小了一圈,变得萎靡不振,在狂风中显得十分凄凉。

Peter突然暴怒,狠狠拉上窗帘,不去看窗外那凄凉的景象。

空荡荡的屋子。Peter坐在轮椅上,环视空寂的室内。电视次次啦啦的吵闹着,这让他心烦意乱。Peter打算关掉那罪恶的电子制品,但新闻中报道的内容让他不得不被吸引了目光。上面写着——

“震惊!蜘蛛侠重出江湖?”





Peter用他停转了三个多月的大脑思索了很久。

哦,是Wade。

Peter的眼皮跳动着,他的指尖微微发抖,调高了电视的音量。

录制的画面有些模糊,但是Peter还是看清了——

毕竟那是他看了三个多月的混蛋,那个天杀的Wade WIlson。

一个穿着带着蜘蛛侠标志的男孩儿在废墟中大哭着。红坦克愤怒的嘶吼着,蛮横的冲撞着,目标一次次精准的对着在男孩儿近处左跳右躲的紧身衣——怪胎。

Peter能听见Wade的废话——让他惊讶的是,Wade没有一个黄色笑话或是荤段子。Wade竭尽全力的想把红坦克引离那个可怜的孩子。

Peter的心脏像是抽动起来。

记忆在脑海中翻腾。





“我不明白,Spidey。”Wade坐在楼台上,嘴里咬着一块墨西哥肉卷。

“什么?如果说你不明白为什么斯特兰奇能在一周内学会拉小提琴*(演员梗),或者说为什么洛基能用脚端杯子*(演员梗),那么我也不能回答你——黄色笑话也不行。”Peter面无表情的回答,只是斜斜的看了Wade一眼。

“额,我就是说这个事情——你为啥一直也不说黄段子?黄段子可是我的精神食粮!有些段子你也很喜欢——”

“不,我一点也不喜欢。”Peter蹙眉。

“你很喜欢。你笑的很高兴!”Wade使劲摇着双手。“但是你并不说这个,你有时候说那些乱七八糟的奇怪术语,就像你那个Parker总裁——”Wade从鼻孔里喷出气息。“是因为Spider-man从来不说脏话吗?”他问。

“如果你觉得是那样,那就算是吧。Spiderman永远不会说荤段子,无论他是谁。”Peter咬了一口卷饼,不轻不重的用胳膊肘捅了一下Wade的肋骨。Wade愣愣的瞅了Peter半天,若有所思的点头。

“我记住这个了。”





Peter回神,呼吸带着颤抖。

我本以为你不会记着这些的,Wade。我以为你会像忘记你的那些事一样忘记我的话……

屏幕中的Wade把红坦克困在地面上,笨拙的拦腰抱起男孩儿,飞快的发射出蛛丝(Peter:我说我最近怎么找不到我的发射器了,急死我了,原来是你这个混球。),把他送到了那个急得要哭的母亲身边。

“照顾好他,你的友好邻居。”Wade穿着蜘蛛制服,对年轻的女人说到。

“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男孩儿兴奋的欢呼,“你去哪了?你受伤了吗?”他抓住Wade的手,眼睛里亮晶晶的。

“……”Wade回头看了看怒吼着的红坦克,嘶哑的笑起来。“是啊,我受了点小伤,不过我很快就恢复了,看我现在!简直是活力无限!Spider-man永远都在这里!”他说,用湿乎乎的手摸了摸男孩儿的头。

“嗯!我以后也会成为像你一样的英雄!”男孩儿自豪的说,伸出大拇指。

Wade大声笑起来,转身冲向红坦克。“一个英雄!哈!”他大声喊着。



Peter无法形容现在自己的心情。是感动?是愧疚?是高兴?还是悲伤?他不知道。Peter关了电视,转回自己的屋子,看着那部被Wade擦的锃亮的徕卡。他用手捂住脸。他想要哭泣,没有原因。但是他哭不出来,就像Wade用那种几乎绝望的语调,全身颤抖着告诉Peter他再也站不起来时他的反应。Peter的眼睛干涩。

出了问题的不是Peter的身体,是他的心呀。





Wade在时针即将指向晚上8时的时候蹒跚而归。Peter确定他的一条腿断了,因为Wade与其说是走着,不如说是在滑稽的蹦跳着前行,像个年过古稀的老头子。Peter透过窗户默默的看着Wade,心里泛出酸涩。他抓紧了手里的相机。






Wade前段时间请(逼)求(迫)某个可怜人帮他做了一套蜘蛛侠的制服。

当熟悉的红蓝色制服映入眼帘时,Wade千疮百孔的心脏好像是又被狠狠扎了一下。他看着假人脸上的面罩——说实话,他佩服那个人,穿着这身制服,就好像大号的Spider-man真的站在他面前一样。

他凝视着那泛着光的镜片。

就像Spider-man在看着Wade,不断的纠正Wade的作为,慢慢抚平Wade的点点创伤。

Wade已经无计可施了,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成为”他。

我真的,真的很对不起,Peter。为我和“我”做过所有的一切。我没法……我不知道怎么做,在我生锈的脑子里找不到其他任何事……但是我会尽全力的。

我相信Spider-man永远活着。

在人群中,成为Spider-man,努力像他一样。

在黑暗中,成为Deadpool,把一切做好,找到“我”,然后杀死“我”。

Wade郑重的带上面具,发射出在Peter屋子里找出来的蛛丝,就像Peter曾经做过的那样,飞向钢铁丛林。





哦,Peter在那。Wade看见Peter的身影,在漆黑的屋子里,相机镜片反射着淡淡的月光。

“Peter!”Wade竭力忍下断腿的痛苦,冲着Peter用力招手。Peter看了看他,咬住嘴唇。

Wade歪了歪头,对Peter的反应有点迷惑。不过他咕噜噜叫的肚子让他没法集中注意力理解Peter的做法。

来到Peter卧室的门口,Wade小心的不让血流到Peter的地板上。

“你吃过饭了吗?”Wade问,看了一眼钟表。

“……没。不过我还不太饿……”Peter低声说,视线在Wade身上来回转着。Wade别扭的挠挠屁股。“呃,我猜我摔了一小跤——你没看电视吧?”这可一定会很尴尬。Wade在心里嘟囔。

“……电视又没什么好看的。”Peter瞪着他说着,嫌弃的皱起眉头。“快去洗澡,我猜是你刚从厕所出来又掉进了垃圾桶——恶,你现在就像只臭鼬掉进了泥巴坑里。”

Wade却很高兴Peter又能讽刺他了。他前段时间像死人一样不说话,Wade看着就瘆的慌。“好吧,我现在去把我身上的粑粑洗掉。”说罢,他转身走向浴室。当Peter难以置信的大喊“你身上特么还真有粑粑?!老兄你可真恶心!”的时候,Wade满不在乎的开始扭他的肥屁股。





“你又在做什么?”Peter双手捧着相机,出现在厨房门口。

Wade穿着华丽的粉嫩围裙(在Peter看来这简直是变态的行径,不过Wade这种人穿这种东西似乎也合情合理。),踮着脚尖划出笨拙的弧线,Peter看出来他在跳单人……探戈?

这可真辣眼睛。Peter看着自顾自的边做饭边扭来扭去结果差点滑倒并把菜扣在自己身上的Wade,觉得自己的眼睛要瞎了。

“没关系!小问题!我已经解决了!”Wade勉强稳住身体,回头冲Peter咧咧嘴。

“你就像只又大又丑的蛞蝓。”Peter不可置否的点头,而Wade在愣了一秒后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大笑声。“我以为你会说我像个肾虚的男人的大基霸!”Wade抹去眼角夸张的眼泪,而后他突然想起Peter最初的问题。“我在炒蚕蛹——听说它们很有营养……蛋白质什么的……切,我也有蛋白质,那个就是——”

“打住,打住,Wade,就——别说出来。”Peter绝望的捂住了脸。

Wade撇了撇嘴,抽抽鼻子,闻了闻蚕蛹的香气。“吃掉他们吧~你应该吃虫子的~”他像唱歌一样说着,把盘子放在Peter面前。Peter嗅了嗅,尝了一口。

还不错。Peter想,抬眼看了看得意的Wade。

“不错吧!如果不是雇佣兵更挣钱,我就去当个厨师了,我肯定是最好的那个!”不用说,Wade的鼻子已经变长了。

“那你的顾客可就惨了,”Peter头也没抬的咕哝,“我打赌他们会在饭里发现你的牙齿或者是彩虹小马的小角,还有可能是玩具hallokitty的鼻子。”

“还是我的超凡好朋友了解我。”Wade大言不惭,拉过椅子,十分自然的伸手揽过Peter的肩膀。“你今天都干嘛了?”他问。

“我还能干嘛。”Peter把蚕蛹塞进Wade嘴里。“在屋子里来回折腾,看着饼干盒子却够不到。我还能干嘛。”他重复。“倒是你,干什么去了?”他停下,转了转眼睛。

Wade很明显的僵直了身体。“呃……我去……你知道的,去找活干。对!我还去四处转转,想找一条华丽的裙子来准备一次完美的烛光晚餐,不过那些裙子也是忒丑,我都吐在那儿了……”

我该怎么说?说我去装成你了?那听起来可能不太适合。

“好吧……不过我是不会接受烛光晚餐的,这都什么时候了。”Peter颇有深意的看了看他。Wade露出八颗大白牙。

Wade,你到底在打什么算盘?

两人各怀心事,没再说话。





短暂的秋天很快就过去了,冬天很快就来了,大地披上银白色的冬装。“Spider-man”依旧每天白天在纽约市内打击罪犯,夜晚Deadpool靠着他恐怖的自愈因子以及他的愤怒,抵抗着铺天盖地的困意,不断的找着,找着那个“Deadpool”;而Peter也每天默默的关注着Wade的行踪(当然包括一部分晚上Wade到处乱跑的行径)。

Peter觉得有什么东西在他的心里生根发芽。那种感觉很久很久之前就有了。自从……自从他一次又一次看见Wade从废墟里挣扎出来,维护着这个曾经属于Peter的责任,这个城市。Peter凝望着天边的彩霞。

他想起Uncle Ben,也想起Aunt May,甚至想起Gwen和Mary。如果没有那只变异的蜘蛛,他是不是会一辈子只是一个平凡的书呆子?他是不是就不会遇见Captain America,不会遇见Iron-man,不会遇见Goblin……

也不会遇见Wade,对吗?

Peter不知道。他可能永远无法找到答案的。

Peter回忆着,回忆着这些年来他所经历的一切。他回忆着那些人,那些事,笑容甜蜜却带着苦涩。

“人之所以成为人,是因为人能够在挫折中不断成长,变得坚强,不断的,不断的走下去。无论生命给予我们多大的阻碍,只需要给一点关怀,我们就能继续生活下去……”

Uncle Ben的话在Peter脑海中闪过,就像一块石头投入平静的湖水中,泛起涟漪。一瞬间,Peter的心里百转千回。

温柔的霞光散落在Peter的衣襟,Peter远远的望见Wade从起伏的土路里慢慢走回来。

哦,那个讨厌鬼还在使劲摆手。Peter咬咬嘴唇,冲Wade挥了挥手。

Wade,我想你就是那个一直默默关怀我的人,可是我知道现在才发现。





“……你还没睡吗?”

夜里,四周安静极了。而敏锐的听觉还是让本来就睡得不深的Peter听见了来自Wade的窸窸窣窣声。他睁开眼,目光投向窗口的Wade,空气中满是湿润的水汽,Peter猜可能是Wade在雪夜里摸黑回来的。

“啊呀,被你发现了。”Wade的半个身子隐没在黑暗里,Peter看不出他的表情。“我不太困……你懂,我的生物钟一直不太正常。”Wade耸肩,手里拿着个发光的小物什,Peter知道那是Wade的宝贝手机,里面存着他和自己还有Ellie的照片。

“……你还在找‘你’。”Peter哆嗦一下。他在无数日夜里不知梦见过多少次那个Deadpool,那个让他心灵破碎的冒牌货。经过多天的观察,这让Peter心里也大致明了了Wade长时间的行踪。这让他感觉难受,有时候Peter几乎想哭,但他总感觉有什么在堵塞着自己的内心。

“……”Wade从喉咙里喷发出低沉的咆哮。“你这两天看起来和从前不一样——而我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可能是坏事。因为我身边他妈就没发生过任何好事。”他声音嘶哑,目光死死的锁定在Peter身上。“我他妈几个月之前就应该注意到的,我不应该习惯到处播种我的血然后让某个垃圾堆里生出来的混蛋用我的血造出一个冒牌货,我不应该忙着到处乱跑——我应该和你待在一起的!这样你就不会——不会——”

Wade咆哮着,像是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他的喉咙,让他说不出话。

Peter攥紧了床单,用力到指节泛白。“这不是你的错——”

“这他妈就是我的错!”Wade尖叫起来。“这特么的破事!乔就是个傻逼!我要恨死他了!这就是——”理智烟消云散,忍了又忍的愤怒像火山一样爆发。

“不!Wade!听我说!”Peter也开始情绪激动的大喊大叫,差点把手里的床单撕碎。“有些事情是不能改变的……就像我现在。别再折磨自己了,Wade。我都知道。”

“你什么——你知道?”Wade一个激灵,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

“我知道……我知道你在扮成Spider-man去打击罪犯……我也知道你每天晚上都在找‘你’……这真的,真的不是你的错,我现在能活下来,是你的功劳。我其实……其实已经接受这个了……我就是还没想好怎么面对生活的改变……我其实……”他看向沉默着的Wade,感觉有什么东西湿润了他的眼睛。

“我其实一直都很感激你,Wade。不要再拘泥于过去了……让我们重新开始……开始新的生活吧……”眼泪终于在压抑了很久之后流了下来。Peter垂下头,用手捂住脸。

Wade罕见的保持着长久的沉默。

良久,Peter在啜泣的间隙里听见Wade的靴子嘎吱嘎吱踩踏木质地板的声音。带着热气的胳膊环过Peter的肩膀。Peter闻到前雇佣兵身上终年不散的铁锈一般的血的味道和寒风凛冽的气息,但是他毫不在意。

“……”Wade尝试说一个笑话来缓解现在压抑的气氛,但是他终究没有打破现在少有的宁静,那些愤怒在Peter说出的每一个字里渐渐消失的无影无踪。

谁会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结束呢?

Peter慢慢抬头,把头靠在Wade的肩膀上,扬起脖颈轻轻的碰了碰Wade的嘴唇。Wade短暂的停顿,伸手抚摸着Peter的脸颊。

“我很想你。”

没人记得这句话到底是谁说出口的,也有可能是Peter和Wade一起说的,他们久违的心有灵犀回来了。

然后是更加久违的xing爱,尽管两个人都精疲力竭,但如果在之后问他们的感觉,他们一定会异口同声的说,那是他们觉得最好的一次,因为他们彼此第一次完全敞开心扉。

Wade肯定会说我叫的声音很大,而且我屁股很yuanrun,我的菊花很**之类的。Peter早就知道会这样,于是用Wade偷拿来的蛛丝发射器堵住了Wade喋喋不休的嘴巴。

而Wade还是说了,Peter拥有世界上最完美的屁股

他得到了Peter Parker的愤怒一拳。

那天晚上下了很大的雪,雪很宁静。那是春天来到前的最后一场雪。

第二天的朝霞也很美。





Peter又在看他的那些相片了。Wade挠了挠头,站在那棵正在渐渐抽芽的树下向Peter的房间里望。空气中溢满清新的草的气息,还有泥土的香味儿,这让Wade也平静下来了。天还没亮,有些灰暗的四周充满湿润的水汽。

春天来了。

Peter偏过头,脖子上依旧挂着那个相机。他微微转过头来看Wade,伸手从他那已经储存了很多的相片中准确的抽出了一张。他把那张照片展示给Wade——

那是Wade,在大战红坦克后疲惫的神情几乎无法掩饰,但他仍然笑着对Peter摆手。

Peter颔首,抽出另一张——

那是Wade,穿着便服的Wade,腰上系着滑稽的粉色HelloKitty围裙,正在皱着眉,一手拿着本关于烹饪的书,另一只手拿着铲子正在认真的做饭。

他又抽出一张——

那还是Wade,他在费尽心思的整理Peter的屋子——对,Peter的屋子,所有东西都被摆放的整整齐齐,甚至地板都被打扫过了。Wade环视整个屋子,满意的笑了笑。

……

Peter慢慢的,一张一张的抽着照片,带着笑意看着目瞪口呆的Wade。“你……你偷拍,我……我要维护我的名誉权……”Wade手里除草的铲子都掉了,他嘟囔着,使劲挠自己的秃头。

Peter笑着,消失在窗口。

门慢慢开了,暖风吹满了整座房屋。

Peter坐在轮椅上,腿上放着他的相机和那些照片,慢慢来到Wade身边。他把那些照片递给Wade,目光里满是温馨的光。

Wade翻着那些照片,几乎说不出什么。“哇哦,”他看向Peter。“——哇哦。我真不知道你居然这么喜欢我。”

“其实我很讨厌你。”Peter笑着说道,捏了捏Wade的胳膊。Wade的嘴角几乎要咧到耳根,他把那些照片紧紧的捏在手心里。

“你的产后抑郁症彻底好了,对吧?那我们要一个宝贝儿怎么样?”Wade问Peter,成功获得了后者不轻不重的一拳。“不,以及只要我活着,这个就永远不行,我又不能怀孕。最多也只能领养一个。”Peter瞥了一眼Wade,说道。

“不,你当然能!领养也说明你不排斥这个。等我去某个平行宇宙去给你找个什么仪器来,我保证你会生一个大胖小子——不会像玲珑蜘蛛那样的,这个我也保证。他会有一张——”

“一张像你一样的嘴?噢,得了吧,我会被烦死的,你一个就够我受的了。”Peter伸手戳了戳Wade的肚子。

“不不不,其实我想说他会有一张像你一样的脸。以及……”Wade用右手的食指敲着下巴。

“他会有一双像你一样的蓝色的眼睛。”Peter想了想,冲他眨眼。“我喜欢你的眼睛。”

Wade惊讶的捂住脸。“那这四舍五入就是喜欢我了呗!噢Peter宝贝我也爱你来么么么——”他搂住Peter的脖子。Peter又笑起来,棕色的眼睛里闪着光。

“啊,从前那个Peter Parker又回来了。”Wade满意的说道,半蹲下来,和Peter保持水平。“现在让我们结为异姓兄弟吧!你跟我的姓也可以——来吧,让我们宣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

“快闭嘴吧。”Peter掐了一下Wade的耳朵。“我可活不到你那个岁数。等你死的时候,我猜我的墓碑都要被磨没了。”

“可是我不想那样,”Wade舔了舔下唇。“我以后一定要和你住一个养老院。”

“拜托,得了吧,你还要一辈子缠着我不成?”Peter大笑着拍Wade的后背,差点把Wade拍得趴到地上。

“当然了,我说不上那会不会是我的一辈子,但是那肯定是你的一辈子。”Wade眨眨眼,凑上去亲了亲Peter的嘴角。

“看呐,太阳升起来了。”Peter看着东方的地平线。一抹亮光从那里穿透过来,整个世界好像突然亮起来了。Wade趁机闻了闻Peter身上的味道。

那是种新鲜的,阳光的气息。

“下午推我出去走走?”

谢谢你,Wade.在我都放弃自己的时候,你没有放弃我。

“好啊!我要和你去Stefani那里看看,怎么样?”

没关系,Pete,我永远都在你身后。


Fin.

还记得我吗?😂我肥来啦!写了好多……最长的一个了……

感觉……开的车都没有Wade的小丁丁长呢!【Wade:??!!你等着】

总体来说……还是略显仓促吧……

觉得没写出来两个人的羁绊以及其他的一些事♂情……和斜线刊略有【很大】出入吧,果然想的和真正说出来的还是不一样。

我觉得我写出来的两个人都是……抑郁的😂怎么回事……

希望自己能和他们一样继续努力吧!

偷偷溜走

评论(9)

热度(52)